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 > 第983章 都特么不是人?
听书 - 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983章 都特么不是人?

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 | 作者:瑾年三色| 2021-06-11 00:0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第983章都特么不是人?

天子塔上,出云子望着眼前沉默的君瑜,只得轻轻叹气。

若是别人,他大可打破砂锅问到底,逼着对方道个究竟。可君瑜是谁,他再清楚不过了。

如果说恭王府是毒蛊的巢穴,那君瑜便是蛊中之王,深不可测。要知道,对方从默默无闻一直厮杀至今,就连同为话事人的他都要敬畏三分。

不该惹,就不要惹。

“报!王爷,地牢中有一人,有一人逃回皇宫了……”

就在出云子沉默之际,一位道人快步跑了进来。按照计划,他们该将地牢中的暗卫全部灭口,以绝后患。

可谁料,那负责守护地牢的暗卫头子竟那般难缠……

那么重的伤势,他,他居然还跑了。

君瑜:“知道了。”

叹了口气,君瑜头也不回的打发了报信的道人。

而就在出云子要询问他此事就这般算了么的时候,又一道身影领命而去。

君瑜下令,让所有负责清扫战场者自戕。既然他们杀不干净对手,那就用自己的命去补好了。

出云子:“王爷打算何时动手?”

手中拂尘一动,出云子的面色极度复杂,但复杂之后,却是由衷的敬畏。

杀伐果断,雷厉风行,这才是恭王府话事人该有的模样。

君瑜:“再等一日,等那老不死的被彻底压垮,毫无再战之力。”

他可以不防君莫邪,却不能不防对方体内的变数。

君莫邪,七十多年了,你这个罪人可还记得那舍命救你的玥姐姐?

不记得了吧。

太白剑仙,逍遥天地,醉生梦死,超然物外。

你今日所拥有的一切,都不该属于你。

垂眸,君瑜苦笑一声。

如果老天再给他一次机会,那日他绝不会与玥姐姐走散,也绝不会让她身无分文的走进酒楼。

他为此自责了七十年,而这样的自责,或许将伴随他的一生。

君瑜恨自己,更恨那忘记过去,从始至终都活在象牙塔里的君莫邪。

所有的苦他不知,所有的痛他不问,所有的绝望与孤独,都让那个爱他的人去背。

世人都想不负天下,不负家国,不负所爱……

可凭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

凭什么你可以什么都不知道!

紧紧地握着双手,可怕的刀意在君瑜周身充斥,让一旁的出云子悄然退避。

多年少年了?这家伙的脾气怎还是这般古怪……

这么多年来,也就一个人制得住他吧?

可惜那个人都失踪七十多年了。

皇宫

从寝殿出来后,武帝一行人直接来到了养心殿。

满天焰火好似繁花,一盏盏长明灯犹如星点,点缀着这个最好,也最坏的上元之夜。

好得是阖家团圆,该在的都在,这坏的,大概就是眼前这一团团抹不去的疑云了。

明明才过了一个多时辰,他们却觉得漫长至极,就像过了一年一般。

谁是阿玥?

谁是横刀少年?

他们身后的组织是什么?

他们后来怎么样了?

今日在武京作乱的人是他们么?

……

一个个疑问在众人脑海中炸开,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拥有好心情。

但有一点他们的感觉是一样的,那就是他们必须佩服二大爷那清楚的自我认识。

他就是个榆木脑袋,实锤了!

干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

显然,现在并不是吐槽他的时候。

乔乐:“晏哥哥,你怎么看?”

就在众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乔乐开口了。

只见她一脸信任的把君晏盯着,示意他赶紧说话。

别怕,甭管你想没想清楚,说就对了!

对于乔乐那没来由的信任,君晏自是哭笑不得。

君晏:“阿玥与那横刀少年显然是组织的核心成员,他们屠戮皇室,遏制剑仙,意图自然是夺取皇位。”

乔乐:“嗯嗯,鸢儿,你呢?你觉得呢?”

沐鸢:“……”

你找君晏就算了,还找我头上来了?

可看着乔乐亮晶晶的,充满了渴望的眼神,她又实在不好拒绝。

沐鸢:“我想阿玥从第三次见面开始,便已经认出剑仙大人了。至于那崔老太君,明显有因爱生恨之嫌。”

那么,假如今夜劫狱的就是横刀少年,而他又与因爱生恨的崔老太君达成了联盟,并在昨晚暗算了二大爷的话……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所有人的脑子都自动运转了起来。

如果无法往好的方向想,那我们就往最坏的地方想。

而这般一想他们才意识到,他们太拘泥于二大爷的故事与伤势了。

他们总在思索阿玥是谁?横刀少年是谁?二大爷体内又有什么?

可实际上,这些就算与这件事有关,也不过是事件的背景罢了。

阿玥是坏人,横刀少年也是坏人,那群想要屠戮皇室的人,于他们而言都是敌人。

他们只需要知道对方想搞乱武京,想反抗皇室,甚至想推翻天武如今的统治便可以了。

而废掉太白剑仙,可能就是达到这一目的的前提。

对方在忌惮剑仙,或者说在他的计划里剑仙必须除名。

为什么呢?

问出这个问题的瞬间,君晏与沐鸢心底几乎同时有了答案。

斩首。

就像七十多年前的那场危机一样,斩首似乎是对方最擅长,也是最喜欢的方式。

而太白剑仙这个异数,显然会妨碍到他们的计划。

要知道,当年他们之所以那么猖獗,就是因为老剑仙大限将至,又受到了他们精心谋划的重重打击。

亲传弟子被杀,一个个记名弟子失踪,整个天武风雨飘摇……

再看看他们生龙活虎的二大爷,比其师父能吃能打不说,还根本没有弟子可以杀……

因为他觉得他还年轻,命还长,压根儿不用着急。

毕竟时代变了,如今的制度与七十年前也不同了。看看,君家暗卫三千,个个都是武帝峰的精英,与以前那百八十个弟子简直是天壤之别。

你要杀到让君莫邪心痛?

说不得你还没杀到十分之一,他先把你给逮着了。

再说了,你都忌惮他了,那他百分之九十九比你要强。

所以当年遏制老剑仙的路子是走不通了,必须换法子。

而这领头人明显吃准了二大爷的身体,知道极多的内幕。

那么这件事就能彻底的联系在一起了。

二大爷体内的奇蛊极可能与阿玥有关,就算不是阿玥,也肯定与那个组织有关。

要么是种在他体内的隐患,要么是一片善意。

这一刻,君晏与沐鸢的判断都偏向了后者。

这应该是善意,还极可能是来自阿玥的善意。

只不过奇物有其弱点,而那横刀高手,也就是当初的横刀少年极可能知道,并且在今日利用了这一点。

沐鸢:“看样子,他们的确是一波人。时隔七十年,皇家变强了,他们也变强了。不仅变强了,还更加谨慎了。”

沐鸢的意思很简单,对方一定谋划好了一切,而且谋划了好多年。

他们一直盯着皇室,就像黑暗中的毒蛇一般,悄然吐着蛇信。

只要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便会立刻反扑将皇家至于死地。

所以,这个组织一定是天武的门阀大族,因为只有他们才有把握在皇室落马后,顺理成章的取而代之。

毕竟杀尽皇室中人却给别人做嫁衣的傻事,绝不是心思如此缜密之人能做的。

君晏:“崔家么?倒是有意思。”

嘴角微勾,此刻少年的表情阴晴不定,每一帧都透着危险的味道。

不得不说,他觉得这群孙子还真会挑日子。专挑他想要联络四国,日日事物缠身之时。

眼下四国好不容易达成协议,准备结成四国联盟,一旦天武出问题,此事便将前功尽弃。

因为联盟不是主动建立的,而是依靠天武的强势维持的。

眼看北蛮便要对四国下手了,这些孙子居然……

可想到这里,君晏的神色却忽然一顿。

他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但他希望不是。

君晏与沐鸢的讨论让君玄微微点头,让霍鄞一脸赞叹,让龙七直呼内行。

唯有那拉着君晏的乔乐,虽然在表示震惊,却表示的异常不走心。

咳,其实也不是不走心,主要是她演技太差,骗不过眼前这群人精。

可她能怎么办?

她知道的套路太多,听上半句就联想下半句,看开头就知道结尾,一听二大爷的故事就知道那是一波人……

不仅如此,她还知道二大爷一定误会阿玥了,那横刀少年一定是二大爷的情敌,此刻这人百分之百恨死二大爷了。

而且她要是没猜错的话,此人就是那个古道仙风慈眉善目,一看就表里不一不是好人的老头子君瑜吧……

哎,谁让他印堂发黑呢?

还有啊,二大爷应该死不了了吧,我看他讲完故事之后,连脑门儿都没那么红了呢。

咳,也可能是暂时没那么红了……

君晏:盯~

乔乐:“……”

眼见君晏盯着自己猛瞧,乔乐只能无奈的笑笑。

不是她不愿意说,而是这么重要的剧情,她也不敢乱开口啊。

要是她一下子把谜底都透了,这游戏不就没有体验感了么!

咱们是主角团,男女主带领,人均紫火打底,这波我们还能输不成?

不,我们必不可能输。

所以你们先自己想吧,反正很快就会想明白的。

见乔乐不说话,大家也不想强迫她。

毕竟有句话说得好,天机不可泄露,神仙是不能随便开口说话的。

她一旦说了,要么是跟你有缘了,要么就是你要玩完儿了。

再看看那个故作惊讶的表情,一时间,就连沐鸢都觉得乔乐深不可测起来。

这个一肚子坏水的女人,指不定又在想办法坑她呢!

君玄:“罢了,再聊下去也不会有其他结果,今夜晏儿和乐儿便先歇在宫里,有什么我们明日再说吧。”

挥了挥手,君玄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他说是这么说,但君晏却知道,自家老爹阴险狡诈绝不是坐以待毙之人。

要不了多久,皇家安排在门阀内的探子便会动起来了吧。

既然敌人想要斩首,那他们也可以通过这条线索,反过去推他们将对哪些人动手。

无非就是武帝、太子、长公主,以及一众皇子与皇家近臣。

所以最危险的也就是皇家与冠军侯府,以及沈家那些依附于皇家的势力。

君玄:“霍小子和鸢儿早些回去,孤会派遣五百暗卫前往侯府,并秘密将一众近臣及家眷转移到你们那儿。你们爹娘,恐怕也要拜托你们了。”

低声对沐鸢与霍鄞嘱咐了一番,君玄的语气格外凝重。

可不知是不是霍鄞的错觉,他竟觉得武帝舅舅这些话更像是对鸢儿说的,而不是对他说的。

就,就好像舅舅觉得鸢儿才是能保护他们,并且接受他嘱托的人一样。

难道我看起来很不靠谱么?

霍鄞沉思了片刻,决定自己还是躺平吧。

因为他仔细想了想,发现他家鸢儿真的比他靠谱。

至少他爹打不过他,他肯定也打不过鸢儿……

说起来,他还从未见过鸢儿全力出手呢。

果然,他的想法成真了,因为武帝真把金牌交到了沐鸢的手上。

其实,若非君玄忧心侯府,忧心一众依附于皇家的势力,他还真不打算让沐鸢回去。

毕竟他二叔还给床上躺着,万一出什么事呢?

但身为武帝,他的眼光何等犀利?他的感知又何等敏锐?

这丫头的实力,恐怕已不在他之下了啊。

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自己面前站着的除了霍鄞这小子,都特么是什么怪物啊?

哦,不对,乐儿是仙人……

得,反正都特么不是人。

沐鸢:“民女……”

君玄:“嗯?”

沐鸢:“舅舅放心,我与霍鄞定不辱使命。”

被武帝逼着喊了声舅舅,沐鸢终于带着霍鄞出宫去了。

别说武帝了,这件事甚至让她都感到棘手。

敌在暗我在明。谁都不知道这两日究竟会发生什么。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皇宫只会比外面更加危险。

这是武帝为何会让他们出宫,并且集中照顾其他人的原因。

君玄:“宫里危险,所以你们就留下来给父皇和二爷爷陪葬吧。”

抬手拍了拍自己面前的儿子儿媳,君玄开心的出奇。

那一瞬间,他仿佛抓到了壮丁。

帮忙干架的壮丁。

(本章完)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