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汉明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战局发生转变
听书 - 汉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百三十九章 战局发生转变

汉明 | 作者:八无和尚| 2021-04-07 23:4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方国安受重伤,让他的亲兵发疯般地抢上前去,以自己身躯将方国安保护起来。

金声桓的骑兵一掠而过,倒是没有机会再向方国安挥刀。

第二轮冲锋之后,方国安身边已经不到百人,方国安自己也已经痛得无法自持。

眼见第三轮就是最后一轮时。

援兵,终于到了。

池二憨率一支骑兵赶到了。

张国维派池二憨率部攻打绍兴府,他的用意与吴争令方国安进攻绍兴府大同小异。

就是牵制绍兴府金声桓部。

不过吴争的目的在于,不使金声桓增援沥海、瓜沥及平岗山。

而张国维的目的是,牵制住金声桓部,以便使得自己能率军收复驿亭。

但不管怎么说,二人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殊途同归了。

池二憨当时是想灭了王得仁部的,却被张国维阻拦,心中的郁闷和憋屈难以发泄。

从平岗山至绍兴府百里多地,他直接就令步兵尾随,自己率一千骑兵充当先锋了。

金声桓没有机会组织第三轮对方国安部的冲锋了。

听到马蹄声,金声桓就估计到了来敌的数量在自己之上。

没得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冒险,金声桓立即下令回城。

眼见清军骑兵呼啸掠过,方国安死里逃生之际,满眼是泪。

手没了,他的宦海生涯就断了。

见过断臂的文官、断臂的监国,可谁见过断臂的将军啊?

就在方国安自怨自艾之际,战场再次发生变故。

金声桓情急出错,他的撤退让从南门迂回的清军扑了个空,迎面撞上了赶来的池二憨部。

没有丝毫悬念,池二憨正愁没处发泄,三下五除二,干净利落,如同金声桓率骑兵招呼方国安一般,来回犁了三遍,不到一柱香的时间,立即将这支辛苦赶来,却没有丝毫收获的清军偏师,葬送在了西门外。

最后,池二憨心满意足地收手,带着手下来到方国安身边,他轻蔑地扫了方国安一眼,下令道:“来人,将这叛贼拿下。”

眼见池二憨部属抽刀上前,方国安急呼道:“池将军且慢,方某受镇国公之命攻打绍兴城……不信你看,方某所部正在城墙上与清军激战。”

池二憨早就看到了,如果不是这样,犁过清军的骑兵,早就顺势犁了方国安部了。

只是池二憨确实不知道方国安受了自家少爷的命令来攻绍兴城,他还以为是方国安与清军发生内讧狗咬狗呢。

听方国安一喊,池二憨这才挥挥手斥退了士兵,来到方国安面前问道:“此话当真?”

方国安痛得冷汗直流,可不说清楚,他生怕池二憨对他的麾下不利,强撑着答道:“池将军若不信,镇国公最多再两个时辰就会从三界赶来,到时一问便知。”

池二憨闻听,心中信了大半,虽说他奇怪方国安怎么听自家少爷的命令了,但池二憨深信他的少爷无所不能,这种怪事,见怪不怪了。

于是池二憨道:“我部任务也是攻打绍兴城,后军随后就到,你部要不撤下,要不听我指挥。”

方国安闷声道:“既然你我任务相同,如今我已重伤在身,军队就交由你指挥吧。”

池二憨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回头下令,让军医为方国安包扎。

……。

撤回城中的金声桓,心中那个郁闷是无以复加。

这叫什么事,好好地一场歼灭战,因一支明军骑兵的突然出现,化为了一场泡影,最让他心痛的就是那支偏师。

金声桓不是不想救,实在是不能救。

撤回城中前,地那支偏师还没出现,战况突变之下,金声桓阴差阳错地没有想起这支偏师来。

这是个极大的错误,让金声桓后悔莫名。

如今城墙上乱战成一团,再开城门冲出去,明军已经有了防备,自然是偷袭不成了。

思量间,从府衙奉命而来的二千清军赶来了,金声桓立即下令,攻向城墙。

城墙上的局势再次扭转。

而城下,池二憨在接替方国安指挥后,却有违本性的下达了回撤的命令。

这命令确实很奇怪,与池二憨的性格不同。

在下这命令时,金声桓的二千清军还没冲上城墙。

城墙上的战况,优势还稍稍偏向方国安部。

所以,这个命令非常突兀,战后池二憨自己也奇怪为何会下令回撤。

可吴争却私下斥责池二憨,为此还抹去了池二憨此战之功,并由此对方国安及其幸存的部下进行了一些补偿。

当然,这是后话了。

也就是说,当金声桓下令,让赶到的那二千清军增援城墙前,池二憨已经下令,让方国安部全部回撤了。

这让金声桓就象是憋瞳了劲一拳砸在棉花上,郁闷得要死。

但无论如何,西门是守住了。

可战况却变得与金声桓事先预测得完全不同了。

方国安叛变,那么从三界至钱塘江的通道畅通无阻了,杭州明军就可以直接渡江来攻绍兴府,而不再需要突破瓜沥要隘了。

而之前那支明军援兵,从西面来,这有两种可能,一是这支骑兵来自杭州,另外一种可能是来自平岗山。

金声桓心中一震,难道王得仁没有守住平岗山,让明军突破了?

想到这一点,金声桓后背有冷汗渗出。

可下意识之中,金声桓不愿意相信王得仁会打败,王得仁的本事,金声桓是掌握的,哪怕平岗山明军死拼,想冲出甬道都难如登天。

这种念头让金声桓内心自我催眠,越来越坚定,他坚信这支军队来自于钱塘江北的杭州。

那么,西面三界防线的洞穿,使得绍兴府三道屏障,失去了其中一道。

只剩下北面瓜沥和东面驿亭了。

金声桓觉得情况虽变,但问题不大。

只要将西城门守住,依托瓜沥还是能阻挡明军来攻的。

从这一刻起,金声桓陷入了逻辑的错误。

绍兴府地处浙东枢纽,西面三界连接嵊县、诸暨,北面瓜沥连接萧山,南面驿亭通往宁波。

而平岗山在三界与驿亭之间,虽然没有官道连接,但民间小道是通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