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他和她们的群星 > 第五百六十三章 默契
听书 - 他和她们的群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百六十三章 默契

他和她们的群星 | 作者:流血的星辰a| 2021-07-22 06:4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本体是一条大号琥珀毛虫的格里菲斯将军,确实是个讲究人,说是五分钟还真的就是五分钟。时间一到,他便放下了手中的工作,从终端中掏出一枚小小的储存晶片,往虫节直接的缝隙里一塞。

原来钯莱人的虫体还有这种功能啊!余连再次叹为观止了。

“抱歉,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将军道。

那可不?我刚才可一直在扛着原子光矛小心观察啊!生怕对面真的杀出一大群肉眼根本捕获不了的量子幽灵把我们全灭。这种心里压力,可是很耗体力,也很折寿的啊!余连苦着脸瞪了对方一眼。

“等帝国这边的事了了,我们再商量一下别的合作计划如何?我听说,您的红星设计所正在申请本国超体单晶芯片的技术……其实,这东西已经有点过时了,不如直接引进今硅原晶片如何?”

不!一点都不辛苦!一切都是为了科学的未来啊!余连顿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确实倒也不算辛苦,反正方才余连也只是继续在用灵性感知扫描着对面城区的状况。当然,从现实角度上来说,他依旧是一无所获的,既没有办法证明方才那道电磁脉冲是人为操作的,更无法证明这个想象中的虚态幽灵是存在的。除此之外,他甚至连一些让自己紧张起来的危机感都没有,大有一种风平浪静岁月静好的感觉。

如果说对面真的存在一个游走于现实和虚境之间的幽灵,对现在的自己应该也是无害的。却不知道它是真的只是自卫,而是畏惧于自己手中已经泛起红光的光矛呢?

相比起来,波帕斯少校自然是比余连更紧张一些,始终提着步枪全神贯注地盯着对面的情况,呼吸比正常状态下都慢了不少,手指甚至都没有从扳机上放下来。

从玄学的方向,余连却一定确定那里面必有蹊跷。当然,更蹊跷的是,这片工厂别废弃已经有将近两百年了。两个世纪的时间,以帝国的能力难道就没发现这里存在些猫腻吗?

他越想便越觉得妖气弥漫,但现在毕竟没什么线索,无论怎么琢磨也都没办法找到别的方向,便只能将注意力返回到现在的问题上了。

波帕斯少校有些为难地看着两台仍然无法移动的,足有三米多高的铁疙瘩,只觉得头皮发麻。他实在不知道如何从外部把这两台一看就坚固异常的机甲撬开。可是,却总不能把这两个玩意也拖走吧?

这个时候,却见余连走过来,直接亮出了光剑,二胡不说便朝着黑罗斯装甲的胸口位置刺了进去,看得少校就是一阵牙酸的吸气,便是那边的格里菲斯将军也哆嗦了一下。

光剑的这玩意,对缺乏零元素和神秘学保护的合金装甲,确实都有极强的切割力。可是,它对生物肢体的杀伤力当然就更直观了。黑罗斯虽然是位身经百战的一线指挥官,但毕竟不是灵能者,身体素质并不比普通的钯莱人高多少。

好在,他的动作就像是最顶级的外科医生一样精确洗练,轻巧地片开了机甲的驾驶舱门,除此之外,甚至连周边的装甲都没有留下溶解灼烧的痕迹。然后,便露出了一位甲壳漆黑,个头甚至比格里菲斯将军还要肥大一些钯莱人提了出来。

对方似乎被近在咫尺的光剑亮瞎了眼,愣在里面瑟瑟发抖,半天不敢动弹。过了将近半分钟,他才终于反应了过来,爬出驾驶舱,顶着黑色的大脑袋向余连摇晃了一下表示感谢。

别觉得对方只是点个头就是诚意不足。要知道,钯莱族的脑袋占了他们体重的三分之一还多,点头便是他们表达最诚恳谢意的动作了,基本上接近于人类的五体投地大礼参拜。

可惜,指挥官黑劳斯先生不是灵能者,无法用言语道谢,否则也不用那么麻烦。

这个时候,余连已经切开了工程官的机甲,又提出来了一条啊不,一位稍微小只些的绿色钯莱人——这倒是更像宝可梦里的绿毛虫了——正是已经陷入了昏迷的詹果先生。

……顺便说一下,钯莱人其实是无性的种族,以前繁衍后代靠的是单体卵生,现在则配上了基因科技以及社会化抚养。悲哀的是,这么多从科技到行政的手段都用上了,人口也一直上不去。这大概是限制铁军进一步发展的最大桎梏了。

总之,无论是生命形态,还是社会属性,钯莱人都和在这个银河中占主流的直立行走两性碳基哺乳动物大相径庭。

他们明明保留了许多在自然进化中会被视为低等动物的生命特征,却偏偏孕育出了一个强大且极有特色的文明。光凭这一点,甚至比他们的长寿属性还要稀少。

在余连忙着救虫的当口,格里菲斯将军当然也没有闲着,挥舞着自己那又灵活又带着克系特征的小触手,硬是从自己机甲后面又卸下来一堆零件,三下五除二地一拼,便组成了一辆平板车。

“放上来。”将军说。

等到波帕斯少校把昏迷的詹果和惊魂未定的黑罗斯放在了车上的时候,将军便跳到了平板车的驾驶位上,半拉虫躯扣在了身后的一个转轮踏板上,卖力扭动着尾部的虫节,就仿佛是羞耻地扭屁股一样,但却带动了杠杆、齿轮、锁链以及车轮。

平板车发出“吱嘎吱嘎”的不妙声响,但前进的速度还真不满,反正一定是不亚于顶级的运动自行车的。

这玩意居然是一辆人力……啊不,虫力车!

钯莱人真是个未雨绸缪的种族啊!它们的外机甲中可拼装的零件和工具,还真是把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考虑进去了。

就这样,两个人类和三个钯莱人,便这样丢掉了三台宕机的军用机甲,落荒而逃了。

至于收获……反正损失最大的当事人格里菲斯将军觉得值,那余连便当是值的吧。

一行人花了比来的时候两倍以上的时间,终于返回了地面,却赫然发现,警备兵营中已经多了一大群帝国士兵。他们装备精良,体格健硕,哪怕是精气神都仿佛和当地警备员不在同一个画风。

实际上,帝国大元帅府直属的大多数冲锋师,都不会有这般精锐。他们分明是那几十个有专门旗号和称呼的禁卫师的成员。

总之,这个小小的基地已经被来自天域禁卫部队接管了。或者说,被苏琉卡王留在萨尔纳星球的代表,大名鼎鼎的“熔岩之剑”奥斯坦娜准将接管了。

哦,现在的奥斯坦娜小姐还没有那么大名气,也还没有“熔岩之剑”这个外号。在旁人看来,这位只是苏琉卡王的闺蜜团成员之一,一位干练聪颖,却又温良高雅,人畜无害的女士。没办法,说话慢条斯理又喜欢笑的文科系才女,就是会给人这种感觉。

“我们是得到了您发来的求救信号,才过来支援的。”奥斯坦娜笑道:“却想不到诸位已经脱身了,真是让人佩服。”

她笑起来确实很迷人,可惜眼睛眯着仿佛两道月牙,好看归好看,感受不到任何别的情绪,确实是另外一种意义的面瘫了。

“不,其实是我失态了。”面对帝国的高级军官,格里菲斯将军顿时就将自己切换到了铁军领导人的那一面,用灵能模拟除了得体的外交辞令道:“明明贵方已经提醒过我们了,但我们却没有放在心上。如此发生的任何危险,本都应该由我们自己承担,可现在却劳烦贵方出动兵力,真是让我万分惭愧。感谢您,准将,您是一位很有责任心的优秀军官。也感谢帝国,贵国不愧是负责任的银河大国啊!”

嗯?后面这话怎么总觉得有点阴阳怪气呢?到底是谁告诉我说,钯莱人其实是很坦率的种族来着的?

奥斯坦娜小姐继续保持着笑得很好看的面瘫,似乎是完全感觉不到对方的内涵。

格里菲斯将军当然也不像和这个帝国军官纠缠:“这个样子实在有些失礼,我们得先回自己的车上,整理一下内务。”

格里菲斯将军和他的两个部下,带来的行李可是比余连一行人要多多了,乃是一辆超大号的装甲房车,比起余连当初在新玉门玩过的科多兽型都要大上一圈不止,用于充当陆战攻坚时候的装甲火力平台估计都够了。

如果只是三位大号毛毛虫一样的钯莱人,可用不着那么大的生活空间,其余的地方,当然是给他们运载各种工具和备用“衣服”的了。

……确实,按照钯莱人现在的习性,以本体示人,几乎能算得上是一种果奔了。所谓的整理内务,当然便是换上一件新的备用机甲了。

奥斯坦娜理解地点头让开了一条路:“您请便。”

格里菲斯将军离开之前,顺便还对余连表示过一会共进晚餐云云。余连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和一个机器人共进晚餐,但考虑到钯莱人姑且也是碳基动物,至少也能喝点果汁吃点生蜗牛啥的,自然便不好拒绝人家的好意了。

随后,奥斯坦娜小姐便让部下带波帕斯少校去休息,自己则客客气气地把余连请到了隔音效果很好的办公室之内,锁好了门。

她依旧挂着笑容,开始详细询问起了之前的情况。

“你们果然是早有准备啊!”余连倒是不觉得意外。还是那句话,以帝国的能力,工厂遗迹中有猫腻,又怎么可能瞒过帝国的耳目呢?他们知道不是新闻,不知道才是新闻。

奥斯坦娜道:“协调机器人工厂确定停产废弃,是银河共同历680年。根据现有的资料显示,当时工厂的搬迁非常顺利,没有发生任何情况。”

这事情也就是发生在一百五十年前,基本不可能有什么历史资料遗漏。

再后来,这片工厂的遗迹就一直沉睡在了脉冲平原的地下空间之中,只是偶尔才有好奇的探险者会作死到里面探索一下,却也没闹出什么大乱子。

再再然后,那里又变成了兽类的乐园。要知道,协调机器人工厂所在的地下空间毕竟是经过人工改造的,冬暖夏凉,湿度适中,又引来了几条地下河流,并种植了发光苔藓和一些地下植物,基本上已经构成一条生物链的全部条件了。于是乎,便有野生动物开始跑到那里面安家,这其中当然也就包括了会对城市造成危害的大型野兽和猎食者。

要知道,末代萨尔文伯爵可是有环境学家和动物学家这个人设的,自己就在大平原上放养了不少其他星球过来的凶悍猎食者的。

在这种情况下,星球警备部门便只能按时派人下去清缴,甚至还向社会发布了定时清缴任务。一些武德充沛的习武之人也会组团下去刷怪,倒也是训练挣钱刷名望三不误了。

这么一百五十年过去了,协调机器人工厂的遗迹信息,其实应该早在帝国政府的掌握之中了。

“格里菲斯将军说是为了修建主体乐园,才必须要去现场考察的,您完全可以直接提供给他详细的资料嘛。”

“格里菲斯将军是位非常敬业的文化学者,虽然包裹在冰冷的钢铁之下,却还有一颗充盈着丰富情感和激情的艺术家之心。对一位艺术家来说,冰冷的数据资料,又岂能比得上用自己的双眼感知到的一切呢?”奥斯坦娜道。

好吧,说得确实很有道理,但你猜我信不信?

“而且,帝国疆土之内的一草一木,都是帝国的财富,当然也包括所有的资讯。”她又道。

意思就是说,想要资料是可以的,但必须得拿出有价值的东西来交换。可很显然的,格里菲斯将军宁愿出大价钱让余连跟着当保镖,也不想便宜帝国鬼子。

这位钯莱人将军,确实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星际友人啊!

至于奥斯坦娜小姐,见将军一毛不拔,当然便很乐意顺手推舟地让后者带人去试探一下里面的情况。

这当然也能算是一种默契了。

只不过,这同时也说明,帝国方面其实也早知道,这个工厂的废弃遗迹,绝不如同表面上那般的风平浪静。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