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活人怎么可能让尿给憋死
听书 -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活人怎么可能让尿给憋死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 作者:安溪柚| 2021-04-07 23:4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这个问题,那些被西方发达国家表面上的繁荣迷惑的公共知识分子们的确是深信不疑,甚至某些人叫嚣着希望国家某些利国利民的长远规划停滞甚至是彻底舍弃,从而节省大量资金用于民众的各项福利开支。

其他人对这种思潮如何看待俞教授不清楚,他自己却很明白,西方的繁荣是建立在过去几百年建立起来的强权基础上的,换句话说人家枪杆子和刀把子一个比一个硬,这样人家说话办事儿才有底气。

现如今西方发达国家用了一套全新的话术体系,将枪杆子和刀把子给藏起来了,就说人家没有?这样的人不是蠢就是坏。

如果国内没有两弹一星和远程运载火箭作为基本的安全保障,想改革开放?试试!

基于此,俞教授可谓是国内超高音速装备最为积极的倡导者,甚至为此愿意放弃现有的一切职务和待遇,回到科研一线从零开始。

奈何俞教授的决心很大,但激波风洞这东西并不是谁谁下个决心就能办到的,那是需要极大的资金支持,超强的资源投入以及专业的人才队伍才能运转起来的系统工程。

迄今为止,只有国家的力量才能将这个系统工程从0到1变为现实。

而此时的国内对于是否上马激波风洞争议很大,毕竟这东西投入太大不说,更关键的是经济效益低得可怜。

以至于负责项目规划的某部门领导在某次会议上直接问俞教授,你要2亿人民币,能给我带来多少经济收益?能拉动多少GDP?

俞教授当时只能用一句:“国家安全是无法用简单的经济效益来衡量的。”

结果哪位领导伸手指着北方,质问道:“那北边的苏联怎么解释?他们可就是在军用装备上不计代价的投入才导致现在的下场的。”

俞教授顿时被说的是哑口无言,毕竟他只是个科学家,并不是经济学家更不是政治家,苏联怎么垮的,说真的他还稀里糊涂呢,怎么可能解释其中的缘由?

于是俞教授的努力至此再次失败。

眼瞅着项目重启无望,俞教授也有些心灰意冷,以年纪大不便担任领导岗位为由,辞去了在国防科工局的职务,转而进入某大学担任教授,准备后半辈子就在象牙塔里教书育人。

既然他这辈子可能无缘超高音速飞行器的研究,那就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徒子徒孙身上吧,等到国内综合国力强了,说不定国家会再次启动超高音速飞行器的研究呢,届时激波风洞必然会被提上日程,自己将种子撒下去,说不定那天就能开花结果。

然而还没等俞教授期待的徒子徒孙们开花结果,他自己却重新老树开花,准备结下累累硕果。

原因无他,只因为庄建业千里迢迢慕名而来,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将这位躲进象牙塔里,心灰意冷的老教授重新恭请出山。

事实上当时的庄建业不但将俞教授请出山,还通过各种渠道从国内外挖来了不少有着超高超音速学术背景的科学家。

之所以如此,无他,只因为当时腾飞集团承担的反舰弹道导弹再入式弹头在15马赫以上的高速飞行时隔热材料技术不过关,导致内部制导系统损毁。

庄建业和腾飞集团为此承受了巨大压力,甚至庄建业一度在内部会议上做了公开检讨。

问题是检讨归检讨,该做的事儿还得继续做,毕竟反舰道导弹的项目还在有条不紊的推进,若是无法解决载入弹头在30公里到60公里的近地轨道空间的超高超音速机动的话,不但影响部队列装,更会导致东南沿海的军事斗争形势变得更加严峻。

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经过总结,腾飞集团发现他们的材料技术不过关是一方面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他们缺乏超高超音速飞行器实际应用的经验。

换句话说,飞行器在30公里到60公里的近地轨道空间打水漂的具体状态他们根本就不知道。

这就好比第一次进洞房的初哥,全身的精力不能说不旺盛,浑身更是憋的难受,愣是不知道该怎么飙车。

正因为如此,腾飞集团必须在这方面补齐短板,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项便是要建立大型的超高超音速风洞。

当然,庄建业的相关报告跟俞教授的待遇一样,都遇到主管审批的经济部门领导的灵魂拷问。

庄建业同样答不上来。

总不能说,用激波风洞做出的反舰弹道导弹某天击沉航母的话,能让大洋彼岸多投入千八百亿美元的预算,从而拉动世界经济?

估计那位经济部门的领导能彻底疯掉。

于是庄建业干脆就不审批了,直接拉起杆子就这么开干。

至于由此产生的庞大经费怎么办?

腾飞集团自然是负担不起,可如果就因为这点儿事儿就会让庄建业望而却步,那还是把当年的濒临倒闭的小分厂,一路拉扯到现如今国内一流航空航天综合体的庄建业嘛?

活人怎么可能让尿给憋死。

不就是申请经费嘛,这事儿腾飞集团又不是没干过,门儿清的很。

不就是先立个Flag,然后打造一堆稀奇古怪的概念,朝着审批部门直接梭哈,配合着舆论大谈未来的经济前景,增加的就业岗位核对社会的贡献,一番操作下来审批部门八成就能乖乖签字。

要是在加入中外合资,打入国际市场,创造外汇利润,那就不是审批部门乖乖签字了,而是审批部门把你当大爷,追着喊着把经费往你口袋里塞,你拿慢了审批部门都得跟你急。

这么多年腾飞集团最不缺的就是概念,什么空天飞机,星辰大海的什么没有?至于海外合资,不管是宁晓东为代表的港资,还是埃文斯为代表的外资,庄建业一句话真的是要多少来多少。

所以这套流程庄建业玩儿的那叫一个炉火纯青,再加上杀手锏计划本身的经费额度,庄建业可谓是从京城到地方,从军内到军外,只要能榨出经费的全都榨了一个遍,再加上腾飞集团不遗余力的支持,俞教授等人从1994年开始重新上马激波风洞项目,只用了数年的光景,相继研制出WCNB—9、WCNB—10两款激波风洞,能够做到15马赫状态下的飞行器模拟。

虽然效果不错,但试验的持续时间只有区区的15毫秒,过程太短,不足以验证飞行器的可行性。

于是从1997年开始上马规模更大的WCNB—12激波风洞,从而可以在20马赫的状态下持续150毫秒,从而令超高超音速的飞行器研制正式进入快车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