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朕又不想当皇帝 > 402、男人本性
听书 - 朕又不想当皇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402、男人本性

朕又不想当皇帝 |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2021-04-07 23:4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按照他九皇兄所谓的遗传理论,每个人的长相都是“模子”的。

现在看到他这便宜外祖父,他开始相信这话了。

老娘长的那么漂亮,自己长的这么英俊,确实是有道理。

“请坐,”

老十二请唐毅坐下后,接着道,“来宽,上茶上糕点,想必外祖父大人已经饿了。

外祖父先垫垫肚子,晚上再设宴。”

唐毅躬身道,“多谢王爷,卑职感激不尽。”

老十二装作很大度的道,“都是一家人,就不必说两家话了。”

来宽端着一个茶盘过来,把糕点茶水放到唐毅面前的桌子上后,走到老十二的身前,附耳低声说了几句。

老十二皱着眉头,一句没听懂,终究不耐烦了,没好气的道,“有什么话直接说,这是我亲外祖父,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直接说吧。”

来宽笑着道,“王爷,摄政王王妃有喜了,各家络绎馈送,咱家当准备些什么?

小的这就去安排。”

老十二很是头疼,本来就够穷了,结果这人情往来还少不了!

因此无奈的道,“你觉得送什么好?”

之前他随着他九皇兄的马车逃出皇宫之后,大理寺把他家业抄了个干净,之后府邸荒废,下面的下人擅自把他府里剩下的家什的给变卖了,之后跑的影子都找不到。

所谓的忠仆也只存在于戏文中。

但是,令他想不到的是,他身边的小厮来宽会带着他的藩王金印金册再次找回来。

果真是患难见真情!

当时那会,看着衣衫褴褛,抱着他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来宽,他当时差点感动的哭了。

所以,他眼前唯一值得信任的人,就这一个来宽了!

来宽道,“王爷,按小的意思,咱们就送些红枣、新米就差不多了,想必王爷能体谅咱们的难处。”

“不行,”

老十二摇头道,“这王妃日后是要做皇后的,这么小家子气,以后啊,肯定没好果子吃。”

唐毅犹豫了一下道,“王爷,可否容卑职说一句?”

老十二笑着道,“外祖父愿意指教,本王自当感激不尽。”

心下却是不以为然。

你要是有本事,何至于到现在只是个九品芝麻官?

袁家领兵大将,说不羡慕他九皇兄,那都是假的!

唐毅沉吟了一下道,“如今摄政王掌朝纲,袁贵妃在宫中自然得势,广储司和造办处的撒花作、累丝作、玉作、牙作、镶嵌作、珐琅作里的金银首饰,不计其数。

如果娘娘心疼这位王妃,自然是不会缺的。

王爷送的再多,也只是锦上添花。

如果娘娘不在乎王妃,王爷越过娘娘,惹娘娘不高兴,反而得不偿失。”

他算是看明白了。

这位永安王比他还穷。

院子里杂草丛生暂且不说,眼前这张桌子,漆皮都掉光了!

仍然舍不得换一张!

说好听是节俭,说难听就是连狗都不如!

可能是混的最惨的藩王了!

老十二摇头叹气道,“话是这么说,可是得长远打算,眼前是袁贵妃说了算,将来保不准就是王妃做主。”

唐毅笑着道,“据卑职所知,王妃乃是和顺郡王之女,文武双全,嫁给和王爷,有点心不甘情不愿。

这一点肯定为和王爷所不喜。

将来和王爷登上大宝,这王妃能不能做皇后,还是未可知呢。”

老十二愣了愣神后道,“我九皇兄虽然经常出入烟花之地,为人所诟病,可并不是真正的好色之辈,从小到大,真正宿眠的女子只有王妃一个人。

真登了大宝,什么时候选妃,还说不准呢,更何况皇后。”

唐毅笑着道,“卑职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圣上未登基前,奋发有为,不沉溺于美色。

登基之后,谴何谨,领着大梁国皇帝圣旨,遍行天下,不分王侯宰相、军民人家,但要十五以上,二十以下者,容貌端正,尽选将来,以充后宫。”

老十二道,“我父皇是我父皇,我皇兄是我皇兄,他俩不是一个性子。”

“王爷此言差矣,”

唐毅大着胆子道,“田舍翁多收十斛麦,尚欲易妇,况天子立一后,何预诸人事,而妄生异议乎?”

“此言大善!”

老十二豁然开朗,“朱门里头,都宠着歌衫舞袖,我皇兄身为男人,又怎么能例外!”

站起身朝着唐毅拜了又拜,唐毅站起身虚扶道,“不可,折煞卑职了。”

老十二笑着道,“外祖父乃是精明强干之人,想必也能明白本王的心思,无需故意做这惶恐状。”

“不敢,”

唐毅沉声道,“卑职诚惶诚恐。”

老十二犹豫了一下道,“我也不瞒你了,你如今受这样的委屈,皆是因为本王的关系。

你与本王乃是至今,齐庸想借你挑拨本王与摄政王的关系。

好在摄政王英明,直接看透了这把戏.....”

他把齐庸如何破坏和王爷名声,如何逃跑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唐毅突然笑着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老十二诧异的道,“何喜之有?”

唐毅道,“如果卑职所料不差,这齐庸必然还没有逃出安康城。”

老十二腾的站起身道,“此话何解?”

唐毅笑着道,“不敢欺瞒王爷,卑职与谢赞、齐庸乃是同年进士,初授翰林院修撰,德隆五年出任二皇子平川王讲读官。”

老十二好奇的道,“你做过编修?”

他从来没有听任何人说过,包括他的母妃!

唐毅叹口气道,“只因与何谨有隙,德隆六年为何谨下贬到齐州,一直到现在。”

老十二道,“你想说你很了解齐庸?”

“不错,”

唐毅笑着道,“能写出‘地到无边天做界,山登绝顶我为峰’这样诗词的人物是何等骄傲,不管是圣上,还是和王爷,他都不会轻易认输。”

老十二急忙道,“如何找到齐庸?”

只要能找到齐庸,他就算立功了!

九皇兄虽然小气,但是替其解忧,肯定不会亏待与他的!

唐毅道,“王爷可知道齐庸最大的缺点是什么?”

老十二着急的道,“眼前都这样了,请外祖父还是不要卖关子了。”

“好色!”

唐毅沉声道,“让他在暗地里躲着,不见女色,他肯定是受不了的,何况,他本身就是自负之人,不屑于默默无闻。”

“所以?”

老十二愈发没耐性了。

唐毅道,“齐庸不屑于青楼女子,钟情于良家。

小心谨慎起见,这些女子大半是活不成的。

只要查找城中失踪女子,便可寻到齐庸的躲藏处。”

老十二很是无奈的道,“安康城何其大,女子何其多,等侦查出来也是一年半载,这齐庸早已跑了。”

唐毅摇头道,“良家女子失踪,家人必会报官,齐庸再是谨慎,总会有蛛丝马迹的。”

老十二想了想道,“那我去大理寺说一声吧,他们听不听就不一定了。”

自己身边就来宽一个人能做帮手,所以他肯定是没办法亲自查找的,只能去大理寺找人合作。

唐毅点头道,“如此甚好。”

麒麟宫。

德隆皇帝仰躺在椅子上,听完刘朝元的话后突然哈哈大笑道,“齐庸,朕果然没有看错他。”

刘朝元躬身道,“如今齐庸不知所踪,和王爷正在大索全城,依然没有抓到人。”

德隆皇帝道,“居然有人能指挥的动廷卫,莫非是何谨那奴才还活着?”

刘朝元陪笑道,“小的不知。”

“是了,”

德隆皇帝自顾自的道,“他是最忠心的,又怎么肯轻易弃朕而去。”

刘朝元道,“可是那潘多亲眼见过公公的尸身。”

德隆皇帝道,“眼见就未必为实。”

刘朝元再次躬身道,“圣上英明。”

德隆皇帝站起身,在宫殿里来回踱步道,“这些日子,太子可有什么动静?”

刘朝元道,“太子一心礼佛,不问世事。”

德隆皇帝摇头道,“他是朕的儿子,朕了解他,他不会这么轻易认输的,这一点像朕。”

“圣上说的是,”刘朝元接着道,“早上的时候,何吉祥将军校场点兵,袁青为领兵大将,七八万人浩浩荡荡的往晋州去了。”

德隆皇帝冷哼一声后道,“都是朕的好儿子。”

下晚的时候,周寻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大理寺,直接就瘫在椅子上了。

这些日子,为了抓捕齐庸和刺客,大理寺的捕快,就没有能得休息的!

突然有人通报永安王府管家来宽求见的时候,她很是诧异了一下。

本欲不相见,但是考虑到这是永安王的身边人,不好得罪,便让人把来宽请了进来。

“来管家,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周寻端着茶盏,懒洋洋的道,“我这一天够忙得了,招待不周,敬请见谅。”

“周捕头,”

来宽大声的道,“小的有重要消息,禀报于捕头。”

他把永安王交代的话说完后,高声道,“周捕头明鉴!”

周寻睁大眼睛道,“所言当真?”

来宽道,“小的不敢有所欺瞒。”

周寻冷哼一声道,“最好是如此。”

周寻站起身,大吼一声道,“来人,去安康府尹、兵马司调阅最近十天失踪女子的案卷!”

“是!”

一名小旗急忙跑了出去。

艳阳高照。

猪肉荣光着膀子坐在茶馆里,不时用已经看不出本来颜色的毛巾擦拭身上的汗珠子。

将屠户的道,“莫非又有什么消息了,官兵搜查这些烟花之地,肯定是不正常的。”

猪肉荣道,“估计啊难,咱们都搜了这么时间了,也是一无所获!”

将屠户抽吧了一下烟袋,然后接着道,“没发现啊,胡板泉这老东西居然有这么大胆子,敢勾结外人,图谋造反。”

梁庆书慢慢悠悠的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乃是人之常情,他大概没有想到的是,会突然闹的这么大。”

莫舜咬牙切齿的道,“我就说嘛,他这么看重于我,搞半天是来套我火药配方的。

如今害老子跟着吃挂落!”

就因为一个所谓的“管理不善”,何吉祥大人就罚了他三万两银子!

同时,火药作坊停工三个月!

这得损失多少钱啊!

“这老小子老眼昏花,”

黎三娘恨声道,“死不足惜!”

莫舜道,“这一次,他是在劫难逃了。”

“死刑?”

猪肉荣好奇的道。

“他最该庆幸的是大梁律已经没有了凌迟处死,”

韩东升冷哼道,“现在即使是死,也能死个痛快。”

梁庆书摆手道,“不提这么晦气的事情了,难得人这么齐,大家还是想一想,怎么样才能把剩余的叛徒给抓住。”

莫舜叹气道,“廷卫、京营、大理寺都那么能耐呢,他们都抓不住人,咱们能有什么办法?”

“莫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梁庆书笑着道,“别的不说,就看这里面的好处,何吉祥将军亲口说了,只要能抓住叛徒,便是功在社稷。

各位,再没读过书,也能明白什么是功在社稷吧?”

“老子没那个本事,”

猪肉荣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站起身,大大咧咧的道,“你们谁爱揽这事谁去,我得回去补个觉。”

说完就出了茶馆。

“我也是一样。”

将屠户同样跟上了猪肉荣。

二人行了走出街口,猪肉荣才笑着道,“他们想拿咱们当刀子使呢,咱们自己查自己的,不要跟他们搅和在一起。”

将屠户叹口气道,“咱们散出去那么多伙计不说,还托了方圆几十里地的养猪户帮着打探,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像样的消息。

想立功啊,真难。”

猪肉荣嘿嘿笑道,“你当今日这京营为何只搜查青楼?

肯定是他们得了什么消息。

咱们啊,跟着后面碰碰运气。”

将屠户不屑的道,“京营那么多能人都没查出个东南西北,咱们凭什么就能查出来?”

“反正老子想姑娘了,”

猪肉荣笑着道,“你不愿意就回家去吧。”

直接大踏步进了旁边的杏花楼。

“二位大爷,里面请。”

杏花楼里的莺莺燕燕,一股脑的簇拥着二人上楼。

猪肉荣和将屠户左拥右抱,好不得意。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