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这个牛郎太棒了 > 第四十一章 骨血镇
听书 - 这个牛郎太棒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十一章 骨血镇

这个牛郎太棒了 | 作者:机器人瓦力| 2021-07-22 06:3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警告,你将进入核污染区域】

一个破旧生锈的路牌矗在前方,路牌上被涂鸦满了一些粗鲁的符号和文字。

骨血区位于流光城的西南部,距离最近的法老区都非常远。

现在只有一条早已破败不堪的公路连接着这片曾经的辉煌之地,除了偶尔有投机分子、不法之徒和疯狂科研人员流窜之外,就没什么人会来造访这片废土。

这时候,一辆多重改造过的重装皮卡车驶在残破公路上,车身涂有血刀片的标志。

流浪乐队的歌曲从车窗飘出,洛娜新装好的义体右手握着方向盘,一身红皮衣黑皮裤,戴着一个金属防护鸟嘴面罩,嘴上叼着一根东土烟,烟雾从面罩掀开的嘴巴口飘散。

她透过挡风玻璃,望着前方那片荒芜、焦黑的平原土地,烟抽得更凶了。

几十年前,这里还是一个新兴区域,不同于流光城很多区域是移民为主,骨血区聚集起那些在这座自由邦本土出生的人,血统混得乱七八糟。

第一代骨血人努力开拓这片西南荒地,建设起了道路与社区。

当这里有了足够多的人口,当他们花了些年头,刚刚把家园打造得生气盎然。

三藤公司和各种工厂就冒进来了,随之带来了噪声、酸臭空气、污染水流和工业废料。

这条公路上整天就来往着轰隆作响的货车、卡车和各种机器设备。

三藤盯上了这里,要把这里打造成一个“西南工业区”,还建起了核电站。

骨血人无法阻止这一切,就眼睁睁看着长满鲜花的公园逐渐变成了堆满废料、烂水泥、煤渣的臭坑,变成新世界银行的钞票,那些有钱佬手中的红酒。

也就是那时候,第二代骨血人的罗顿-卢德站了出来,骨血旗开始飘扬。

“操,真大一只死鹿。”

洛娜嘀咕着,把抽完的烟头弹出车窗外面,火花飞溅。

那边有一片由加油站、饭店、汽车旅馆倒塌而成的废墟,交叉在地上的墙壁都早已油漆剥落,上面涂鸦着的怪异图案和扭曲文字也已经分辨不清楚。

有一面破烂的骨血旗就斜倒在砖头瓦片之中。

还有一头被核污染导致畸变的五脚鹿就死在旗子旁边,无数的苍蝇蚕食着这份腐肉。

核污染像有着一种重塑事物的魔力,连苍蝇都大了很多,像发了疯似的。

不过,这里却连秃鹰都没有几只,似乎都死掉了。

重装皮卡车没有停顿,隆隆地高速而过,继续往前驶去。

现在有些小鬼以为当年是骨血佬穷得过不下去才搞事,洛娜知道不是,在那更小时候的朦胧记忆中,她父母带着她去区中心的游乐园玩,人来人往,欢声笑语。

而那些由炼金术士制造的奇异景象,她还历历在目。

是后来骨血行动失败后,三藤的那座核电站发生了泄漏,刚刚好就把骨血区全污染了,别的地方屁事没有。

而那些化学工厂、机械工厂,以商业安全为名对自己一通炸毁,先是厂区,后来“失误”连市区也炸了,骨血区就此变成了一个巨大废墟。

洛娜扭头望去窗外一个方向,看到了一条河,存在于记忆之中的骨血河。

在她三、四岁的时候,虽然公司已入侵,河水还算清澈,她爸爸带她下河教她怎么游泳。开始时她几乎溺着了,把她妈吓得赶紧捞了她上岸。

“你怕吗?”她爸爸问。

“不怕!”她记得自己这么说,也真的很想继续游,就一头又扎进河里去了。

现在宽阔的河道早已干涸,两头都被彻底截流,被填平的河道满是诡异粘糊的黑泥,不时咕咕地冒泡,也不知道里面酝酿着什么鬼东西。

河道两边本来茂密葱郁的树木也早已枯死,横七竖八地倒在那里成了长长的两排棺材。

所有曾经美丽的东西都死透了,多得那些棺材都装不下。

但因为骨血河被填平之前,那些工厂尽情地排放了十天八天的垃圾,那些来不及带走的有价值的原料,同样倾倒深埋在这条腐臭死河之中。

她忽然看到,那咕咕冒烟的黑河泥里钻出来了几道人影。

他们身着自制改造的古怪防护服,手上拿着一把探测仪,像极了一堆人形的破铜烂铁。

骨血区的拾荒人,这样子钻进死河里面,无非是想淘到一点有价值的工业原料。

有的是为了换几个钱,有的是想捣弄什么炼金玩意。

洛娜收回了目光,直直地望着前方的荒路,化学酸味透入防护面罩里,十分刺鼻。

她不让自己的眼神有痛苦,不让。

车子要前往的地方是“骨血镇”,那是骨血区现今唯一还存在的定居点,有那么几万人一直没走,接受了核污染的重塑,与流光城的霓虹灯互相隔绝。

一些摇摇欲坠、破败残旧的房屋,以及一些长期扎下的帐篷,稀疏地落在原本城市的废墟之间,形成了几条甚至没铺好平整水泥的街道。

这片连雨水都不爱光顾的破地,这么多年了也没人收拾起来。

当洛娜驶进了骨血镇的范围,远远就察觉自己已经被破地里的一些狙击枪和目光瞄准,如果不是车身上的血刀片标志,她进不去。

很快,皮卡车停在了一面崩塌的墙边,墙上有无数人的血掌纹和一行血字:

【骨血誓存】

洛娜下了车,踩着满地的瓦砾,从这镇子入口走向前去。

那前边有卫队似的一些持枪男女投来目光,远处有些路人在望来,街道两边一些破旧的房屋、店铺和酒吧,走出了更多的人到街上。

所有人都充满着近乎于恶意的警惕,来骨血镇的人可不多见。

洛娜走向他们,心里忽然一片空白,十五年了。

在梦中,她回来了很多次,但这一次,是实实在在踩在这骨血之地上。

“你是谁?”有一个年轻男人喊问道,“哪个血刀片?是有什么事来吗?”

随着这一声叫喊,越来越多的镇民被惊动,仿佛是一群老鼠从破洞中钻出,街上人影晃现。不管大人还是小孩,都没穿防护服、没戴防护面罩什么的。

有些人已经发生畸变,并据此加以改造,干脆把扭曲的骨头从皮肉下释放出来。

而那些在核污染后结合而生的孩子,却展现着生命的顽强,看上去一个个都还正常。

“我是洛娜-卢德。”洛娜就这么说了出来,“我要见杰奎-比格斯,我有个问题要问他。”

那边街上的人们怔了怔,随即响起一片低声的哗然。

除了一些孩子,这里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洛娜-卢德是谁。

凡是十五年前就存在的人,即使是个小婴儿,当年都与她一起并肩走在前线过。

“洛娜?”一个体胖的中年女人顿时激动不已,“真是你?你回来了?”

很多人的眼神纷纷变得不同,像有什么久远的微火骤然重新燃起。

他们多年来守在这里,骨头被打断,又重新生长,皮肉也有了不同过往的颜色。

只有鲜血的颜色,一直未变。

仿佛一切都是为了等到这一天,罗顿-卢德的女儿,骨血之女,回来了。

就在这片嘈杂沸腾燃起之际,镇子里处驶来了一小支车队,下来了一群人,众人对他们都很尊敬,尤其是走在最前面的一个身穿厚重外衣的国字脸高壮男人。

那外衣金属材质,有着很多颜色各异的电子线,但同样像一堆破铜烂铁。

杰奎-比格斯,现在骨血帮的领袖。

在罗顿-卢德完蛋了之后,比格斯就上了位。

那时候要排头目,比格斯是能登上头号卡车去的,而且是为数不多逃过劫难的头目。正因为这样,大家服他,他也就能带领剩余的这些人誓守这里。

洛娜对这个中年男人记忆不多,只知道对方从她小时候就不喜欢她。

“她是洛娜-卢德。”这时杰奎-比格斯来到人群的最前,一句话让众人更加轰然。

只是他接下来就指着洛娜,大声道:“但她不再是骨血人!”

这片破街顿时寂静了下来,一张张略有畸变的脸庞上神情复杂。

“洛娜,看看你。”杰奎-比格斯又说道,“戴着一副防护面罩装模作样的鸟样,在城内混久了怕这里脏?被你老子看到,他可得笑死!”

众人越发沉默,面色恍如破裂的地面。

那个胖女人急着想为洛娜解释,却语拙说不出什么来。

“我是二程序者猎人,我不怕变异,我戴这个鸟面罩是要表明,洛娜还没有真正回来。”

洛娜一边说着,一边猛地一下把鸟嘴面罩揭了下来,露出了酷冷的面容。

这下子,胖女人等很多人都忍不住激动,“是洛娜,是她……”

这些年洛娜虽然没回来过,但骨血之女长大的照片是早有传播的,大家知道她。

“我这次来,是有个问题要问你。”

洛娜对那边面无表情的比格斯说,又环顾周围,喊道:“有人花钱请了个大群要杀我!杀骨血之女!那个狗日的,是不是你杰奎-比格斯?”

骨血镇的人都很知道超凡知识,这里没有这方面的秘密。

他们知道什么是大群,当年也见识过大群,诡异可怖的大群。

杰奎-比格斯沉默地皱了皱眉头,似也是意外,他迎着众人震惊疑惑的目光,厉道:

“罗顿来了我都敢这样说,不是我!洛娜,骨血帮从来没有想你死的想法,当年没有,现在也没有,那是新世界银行用来离间我们的谎言。”

“那就行了。”

洛娜凝着绿眸,重新戴上了鸟嘴面罩,转身走向自己的皮卡车,要离开这片破地。

“我不想打着打着,大群里跑出来个骨血佬,那可就太畸变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